【國際蘋道/美國】王宏恩:在美國,每天遇到的「午餐便當時刻」

【國際蘋道/美國】王宏恩:在美國,每天遇到的「午餐便當時刻」

1021
出版時間:2018/10/21 00:07




美國前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左1)曾大力推動美國校園午餐改革,但在川普(左3)上任後已遭廢除。美聯社

美國特派員:王宏恩/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助理教授

美國新聞頻道NBC在兩年前曾籌劃一個大專題,訪問數十位在美國生活的亞裔美國人,問他們是否曾經歷「午餐便當時刻」。每個受訪者,無論是台裔、韓裔、越南裔、印度裔、以及其他南亞與中亞的移民與移民第二代,聽到這個問題都是先大笑三聲,然後欣然同意。

什麼是午餐便當時刻呢?最簡單的說,就是在美國生活的亞洲人及其第二代,在學校或在辦公室中午拿出來的便當,跟其他美國人有非常巨大的差異,甚至引起其他美國人的側目。從在台灣生活工作的人來說,這些都只是再正常不過的便當了:前一天的剩菜剩飯微波爐加熱,或者一盒水餃、咖哩飯、辣炒年糕、炒麵。有熱熱的午餐不只是我們上班族工作半天的辛苦慰藉,也是許多爸媽把愛心傳遞給小孩的重要維繫。

然而,正是這些熱騰騰、濕濕黏黏的便當讓其他美國人覺得很奇怪。無論是前面提到的訪談、許多北美移民的討論版、甚至筆者的親身經驗,都有過被其他美國人質疑這些便當「味道太重」、「看起來很奇怪」、「軟軟爛爛」等評語。一些移民的小孩甚至會回家要求爸媽,希望自己帶的午餐便當可以「跟其他人一樣」。

那……其他美國朋友又吃什麼午餐?對許多美國人來說,午餐是隨便吃吃就好,中午基本上也是工作時間。有多隨便吃吃呢?筆者在念博士班時,系上的兩位資深正教授午餐常是一罐玉米罐頭或一根香蕉;中午修課時間,同班同學拿出的是一罐優格跟生的芹菜;當送小孩上學時,其他幼稚園同學帶的便當是蘇打餅乾、起司條、生的紅蘿蔔;筆者正在撰文的當下正逢中午,隔壁的同事正拿出一個超大片的巧克力餅乾。

甜的、冷的、有吃就已經不錯了。這並不是因為筆者的同事或同學們想要省錢,畢竟連頂尖大學年薪30萬美金的教授也是這樣開罐頭當午餐。我曾問過教授為什麼要吃罐頭、不像我至少帶或買一份比較像一客餐的午餐,他說他從小就這樣吃,早就習慣了,「晚餐跟家人吃再吃好一點」。

這些台灣爸媽眼裡根本不能當作午餐的內容,就是美國人的日常,「跟其他人一樣」。於是,筆者的小孩也在上周某天,希望爸媽可以讓他帶餅乾跟起司去學校,不要帶蝦仁炒飯。據說他那天覺得特別風光,跟同學炫耀他也帶了餅乾當午餐,中間自己夾起司。在前面的訪問中,許多亞裔第二代也是過了十幾年、自己在外就學或工作後,才知道當初那些便當是多少父母的苦心、這個想跟其他人一樣的要求傷到多少父母的心,但要再吃一次得坐飛機回家鄉了。

美國的國中小確實也有提供熱熱的校園午餐,因此小孩不一定要自己帶、而可以跟學校餐廳買。但美國校園的午餐提供也一直是一大問題,尤其是在預算不足之下,常常被詬病是高鹽、高油、低纖維的極不健康食品。美國政府有試著改善這個現象,在2010年就有通過法案希望改進校園午餐飲食。尤其是前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的大力推動,要求各級學校提供足夠數量的全麥食品、水果、低脂鮮奶,目的就希望可以減緩美國的兒童肥胖問題。結果政策命令一下達,一大堆中小學表示因為預算、人力、物流等問題而做不到,僅能繼續提供薯條跟比薩。

直到2017年,川普領導的新政府直接廢除了前朝的限制,沒有全麥食品也沒關係了、沒有水果也沒關係了、沒有鮮奶也可以提供調味乳了。附帶一提的是,美國甚至在1980年跟2011年都曾經劇烈爭論「番茄醬算不算是一種蔬菜」,因為這會明顯影響到美國國中小營養午餐裡能不能把薯條附的番茄醬或比薩上的番茄醬直接當作蔬菜來計算。

無論如何,即使學校有提供,許多美國學生還是在中午拿出家裡自己帶的餅乾、蘋果、蔬菜條果腹。一邊吃、一邊看著亞裔同學們再次從微波爐拿出色彩鮮豔味道濃烈的神祕物體,於是──又來到下一個「午餐便當時刻」。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