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楊智綸:台南市應主動為恐龍妹提告

律師楊智綸:台南市應主動為恐龍妹提告

897
出版時間:2019/02/11 00:00


論者認為,無論「恐龍妹」是否提出告訴,政府不應以「恐龍妹」不提告為由,而忽視自身負有《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主管機關的責任與義務角色。資料照片
論者認為,無論「恐龍妹」是否提出告訴,政府不應以「恐龍妹」不提告為由,而忽視自身負有《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主管機關的責任與義務角色。資料照片

楊智綸/律師、台北地檢署前檢察官

台南市某16歲少女「恐龍妹」身著充氣恐龍裝,在夜市博君一笑,僅為籌學費,追求自己的未來,竟遭遇有心人刻意捉弄,甚至暴力相向,經媒體報導後,鄉民的氣憤是可以理解的,但一再針對社會事件,訴求所謂的「鄉民正義」,最終就會是假正義之名、行罪惡之實,美化鄉民自身暴力合理性,這是不應該被鼓勵讚許的。

要思考的是,應該要怎麼做,不僅可以直接幫助到這位少女,也可以彰顯正確的價值。鄉民的做法,肉搜、私刑、輿論都不會是被害少女要的結果,也會造成被害少女的困擾!

對於婦女及兒童安全的保護工作,是政府近年來著重的工作,也建立警務部門、社會部門與衛生部門的網絡合作,必要時,也會連結社政、警政、醫療、司法及教育等跨部會的協力保護,同時,民間團體也積極介入,都構成部門聯繫、主動積極的保護機制。

聯合國早於1989年訂定《兒童權利公約》,此一具有法律拘束力的國際公約,內容不僅涵蓋保障兒童在公民、經濟、政治、文化和社會中的人權權利,更重要的是因為兒童身心發展尚未成熟,提供妥當之保護與照顧,是國家社會應負的責任。

而台灣也經由民間團體推動,於2011年將原《兒童及少年福利法》修正為《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此一修正,擴大並建立對兒童及少年行為之禁止、責任通報、緊急保護安置之處理、繼續安置等相關規定。同時,為落實保護兒童及少年之福利與權益,不僅強調預防性服務措施,也特別於《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2項之規定,對於兒童及少年犯罪者,主管機關得提出獨立告訴。

此處所說的主管機關,依據《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6條規定:「本法所稱主管機關:在中央為衛生福利部;在直轄市為直轄市政府;在縣(市)為縣(市)政府。」

所以,「恐龍妹」遭受他人出拳毆打成傷,不僅觸犯的是《刑法》第277條傷害罪行,同時,《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成年人故意對兒童及少年犯罪之加重,性質上屬《刑法》分則之加重規定,即就犯罪類型變更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成為另一獨立之罪名,也就是成年人故意對兒童或少年傷害罪行。有鑑於此,如政府警務暨社政部門對於在台南市夜市表演的「恐龍妹」遭毆打乙事,僅只於人道關懷,並未落實現行法令及實務上對兒童及少年之保護工作。

當然因為看到恐龍裝,有時是不知道裡面的人真實年紀,刻意的捉弄,只是私德教養問題,但是持刀劃傷、出拳毆打等等,都是應該被譴責甚至處罰的行為。

如果對身著恐龍裝的少女無所知悉,而故意傷害,因為施暴者並不知道所施暴的對象是16歲少女,因此,適用法則是《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7條加暴行於人者,處3日以下拘留或新台幣1萬8000元以下罰鍰。

如果知悉身著恐龍裝的是少女,行為人為成年人,而故意傷害,適用法則就是《刑法》第277條傷害罪、《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加重的獨立犯罪類型,成年人故意對兒童或少年傷害罪;而且無論行為人是否為成年人,主管機關均有獨立告訴權。

無論「恐龍妹」是否提出告訴,政府不應以「恐龍妹」不提告為由,而任令此一施暴者逍遙法外,而忽視自身負有《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主管機關的責任與義務角色。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